交易品种

从演员到监制:于和伟聊未来 不会远离表演

发布日期:2018-07-14

法制晚报 看法新闻(记者 王磊)电视剧《下一站,别离》正在江苏卫视播出。近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专访该剧主演兼监制于和伟,在他看来都市人群中常见的困境,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经历过、爱过,全身光秃秃美女图片,受过伤遇过挫折,再次面对感情时,自尊心也好,恐惧也好,会让他们不知所措”,另一方面则是外界的因素,工作压力,事业危机,家庭逼婚,需要面对的中年危机。都成了婚恋路上的阻碍。

事业观

新剧身兼三重身份

未来转型要看机遇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下一站,别离》这部作品里你是三重身份,既是主演,又是出品方,也是监制。选择这部作品是出于怎样的原因?

于和伟:其实这三个身份给的太多了,我不想干这么多活,但他们觉得我负责任,把这个身份给我之后,可能他们就省事了(笑)。

作品首先是我的工作室出的,所以可能有几方面原因。它的缘起是因为之前跟刘涛合作一个作品,叫《下一站婚姻》,《下一站婚姻》播完后,反馈很好,我发现很多人喜欢,然后里面一批受众是都市里的熟男熟女,他们不是少男少女,他们有过一些感情经历,有过一些挫折。我觉得这种作品还挺有意义的,我想把都市男女当中的一些情感状态,他们面临的困境、囧态,去表现一下。

其实我挺高兴的,我还是看到了很多观众说笑得脸疼,笑得肚子疼。而且看了一些评论,当时我们的一些用意都有了一些落脚点,这个我还是蛮开心的。观众在看的时候不经意间也会心里一酸,这对我来说很足够了。

法晚:一直以来也有很多优秀的演员开始转型做导演,你自己有没有一点心动,也产生自己去做导演的想法?

于和伟:之前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问过我说是不是想转型做导演啊,因为我觉得我没有特定的计划,我一定要怎么样。我只是觉得可能我从事表演艺术戏剧这个行当到今天了,已经好多年了,所以可能基本上也不会转别的,都跟这个相关,导演、制片人随着机遇而定。

人生观

通过曹操理解人性的丰富 和刘备学责任心仁义德行

法晚:你之前不少角色都比实际年龄大很多,这次终于回到了你应有的年龄层。在角色诠释上,会不会觉得轻松很多?

于和伟:我觉得会轻松一点,因为离生活近了,接近自己,接近自己的生活,接近生活周边熟悉的人。我觉得这个对我而言是轻松的,但是不轻松的是怎么才能把我们内心想表达那个东西给它归纳出来,然后通过很强的规定情境表现出来,这个也挺费脑子的。

法晚:演员诠释角色是影视中的关系。但诠释过那么多角色,你觉得这些角色会反过来影响你个人的生活或是你个人的一些性格、做事的方式吗?

于和伟:会,因为像我这样的演员,其实生活挺单调的,大部分时间在拍戏,那可能你的生活就会丢失一部分。我觉得创作也可以弥补生活中的缺失。只要是真实的人物,有价值的人物,你都可以去算是自己生命的一种成长。比方说曹操,通过他我理解人性的丰富性,我了解了这段历史,他对我一定是有反作用的,会让我有所成长,一定是这样的。那么《新三国》的刘备,也是如此,他的责任心,他的仁义,他的德行,对吧?

我觉得我在每一个角色身上都学习到了很多,但这个角色首先得是真实的,得是有价值的,对吧?即使剧本有一些瑕疵,只要人物真实,没关系的,我在二度创作当中,我可以去感知和塑造,他可能是一个什么人?在这样的故事里面,他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成长?但不能胡来,胡来的角色我觉得就没有意义。

创作观

演员不应该被束缚捆绑

表演成功后要适应归零

法晚:比较之前演绎过的古装剧或者谍战剧角色性格其实都是内敛有城府的,都市情感剧《下一站,别离》主角秋阳的性格表现则偏向于潮流、毒舌,对不同角色的性格表现如何看待?

于和伟:也不一定。古装剧中有刘备比较含蓄内敛也有曹操的这种狂放。我尝试过各种类型,我也愿意,这是我的表演的初衷,演员要尝试完成各种角色是种幸福。

法晚:观众对你去年的曹操印象太深刻了,这次的都市精英角色和之前的角色相比跳跃很大,秋阳的人设可能符合现在偶像剧的流行审美,不是那种我们认为会很有分量的人物形象,让人挺意外你会接这样一个角色。

于和伟:曹操这次让很多人意外,其实我想说的是曹操之后有很多观众认可,然后又给了很多很高的评价。其实我是有担忧的,为什么担忧,因为我觉得我怕失去自由。演员不应该被束缚被捆绑,那是一种绑架,我要适应,去归零。就像前苏联的舞台剧演员,做完了要去忘掉荣誉和鲜花,从而重新去创造角色。

做任何题材都不放弃审美

诠释立体的角色更有价值

法晚:很多作品,如果要兼顾市场和观众,尤其是感情题材的话,它很容易有一些可能过度“悬浮”,为了表现浪漫而不接地气的桥段出现,那你个人是怎么看待这个的?

于和伟:这几年确实是现实主义回归,但说实话,现实主义不好写。我觉得现在的市场又这么的热,对好作品的需求也这么多,还是要找对位置,你在创作的时候,要想到受众群,找到作品的定位。比方说我们的《下一站,别离》,就是想给那些在都市里生活压力比较大的都市男女看。他们有自己的情感经历,有思考有困惑。比方说要做一个给年轻的孩子们看的作品,没问题,但他们也需要文艺作品来去帮助他们成长和进行审美。你用他们的角度去创作,但同时也要达到审美的状态。

我是特别强调这一点:锁定了受众人群没有错,但你不能放弃审美。这也是我们创作者逐渐成熟起来后,应该追求的东西。

法晚:那关于挑选剧本和角色的时候,你会怎么挑选?

于和伟:我觉得看剧本就跟看小说是一样的,哪个人物打动你,哪些东西打动你。我觉得做演员这个艺术感受力应该是有的,他的心应该是敏感的,对吧?他可以去捕捉文学作品中细微的情感。好的小说,一定会让你感觉到人物的内心,人物的魅力,或者让你产生共鸣。我觉得剧本也是如此,一个文字的剧本,在我阅读时,变得立体了,我能看到这个人物的形象,能看到他的价值,而这个价值是关乎我的创作观的:我觉得生活当中有这样的人,他是真实的,他悲哀也好,他幸福也好,他真实存在,那他是有意义有价值的,这是我的创作观。我觉得我创造这样一个角色有价值,他无关乎正派和反派。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常林(EK008)